没落的乡村

儿时的乡村,处处弥漫着泥土的气息。而今是难以嗅到了。那冲入鼻孔的是一股,又一股的恶臭--鸡粪、猪粪的味道。那粪便也绝不是自然喂养的结果,混杂着人工饲料的气味,令人作呕,你是绝不想在这样的田野多呆一秒的。
不知从什么时候,在那原是绿油油的庄稼地里,一间间猪舍、鸡舍建了起来,自然的绿色与那水泥刷过的墙面极不相称。想来也是,在农村少有致富的项目,也缺少必要的技术,而新一代的农民也不满足,更不留恋那黄土里刨生计的日子,只能搞一些养殖类的项目。只不过以前多是家庭养殖,添补家用,而今则上了规模,成了事业,大的养猪场里有上百头,小的也几十头。
在这小小的村子里,一家赚了钱,家家便都动了起来,反应速度之快,难以相信。传统的法子自然难以支持如此规模的养殖,靠打猪草喂粮食也不会有那么快的出栏速度,而速度就是金钱。于是,村口一个大型饲料厂应运而生。一刮南风,那像发酵过的酸味就飘进了村,难闻至极。那生产出来的鸡肉、猪肉也不是以前的味道了,压根就没有味道,只是一块块肉而已。
这样的情况绝不仅存于我长大的村子,处处可见。据母亲讲,县里曾以整治市容为名,拆除过城区周边的猪圈,居然被告到了中央,最后,不了了之。真假不知道,不过,即便是谣言也足见老百姓捍卫自己生计的决心。他们不在乎破坏环境,不在乎被污染的地下水,哪怕家家开始买桶装水饮用。他们仅关心挣钱挣钱挣钱。钱就等于更好的生活,殊不知生活正远离而去,那曾经宁静的乡村啊。
用爷爷的话说,人心坏了。
石材厂的废水随意排放到河流里,不见了戏水的孩童、洗衣的妇人,那曾经清澈的河流啊,死去了。
那一车车载满黄土的大卡啊,卷起滚滚飞尘,被掏空的是村后的北山,山上没了树木,没了精灵,也死去了。
随之死去的还有村里宁静的生活方式。许多村民,特别是年轻人,放下了锄头,到周边的低端工厂里去打工。电动车,摩托车,汽车川流不息,奔命的人啊。
乡村结构在急速地变化着。
纵横的大地,被一条条新修的柏油路、水泥路分割成框,框框里是没落的乡村,冉冉升起的社区。红瓦房逐渐成为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楼房,砸锅卖铁也要盖楼。这一变化实现起来是那样容易,只需让女孩形成一种新风尚,将她们虚荣攀比的本性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,那就是:结婚需有楼有车,哪怕车停在门口舍不得开。没错,这不再是城市里的故事,而是农村正在上演的悲喜剧。那些男孩的家长为了不让自家孩子打光棍,不得不屈从于这新标准了,毕竟现在女孩稀缺,而那些天生丽质的,或能力出众的是绝不肯待在农村,做个乡下人的,供需更失衡了。于是,新的趋势就形成了。
总想不清这是一种进步,还是一种退步。反正我是近视眼,看不出半点人性的光辉,有的是各种压力下浑噩而不自由的灵魂。那桎梏人的枷锁必是黄金炼制的。
以上种种,夺走了我记忆中的乡村。而今,她陌生,那日益膨胀的欲望,像城市一样的浮躁,或甚之。

评论
©七丘 | Powered by LOFTER